财政部明确发出“退补”信号 垃圾发电项目补贴该取消吗?

有关垃圾焚烧行业“补贴退出与否”的猜测存在已久。近日来自财政部的一项公开表态让“猜测”走向“担忧”争议持续发酵。

在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第8443号建议的答复中财政部明确表示“经财政部、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行业协会等方面认真研究一方面拟对已有项目延续现有补贴政策;另一方面考虑到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效率低、生态效益欠佳等情况将逐步减少新增项目纳入补贴范围的比例引导通过垃圾处理费等市场化方式对垃圾焚烧发电产业予以支持”。

消息一出赞同与反对者皆有。有观点认为,磁粉探伤仪由于性质差异将垃圾发电纳入可再生能源发电范畴本就存在不合理性退补是正确之举。也有专家认为作为解决垃圾围城问题的主要举措垃圾发电应该得到支持短期内退补将挫伤产业发展带来严重的环保问题。垃圾发电项目补贴该取消吗?

财政部明确发出“退补”信号

垃圾发电项目的补贴依据源自国家发改委于2012年发布的《关于完善垃圾焚烧发电价格政策的通知》。2006年之后核准的项目均先按其入厂垃圾处理量折算成上网电量进行结算。上网电价高出当地脱硫燃煤机组标杆上网电价的部分实行两级分摊当地省级电网负担0.1元/千瓦时其余部分纳入可再生能源电价补贴。换言之垃圾发电项目的收益主要由垃圾处理费、上网电价与补贴部分构成。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记者曾拿到这份第8443号建议原文。《建议》提出:新能源汽车、光伏补贴退坡主要原因之一是同类产品替代性较强。比如二者分别有汽油车和柴油车、其它能源作为替代品。但在我国垃圾处理能力缺口依然较大的情况下焚烧发电具有周期短、占地小、减量高等不可替代的优势且经过多年实践其排放可严格确保达标。退补或直接影响产业发展模式加剧行业非规范竞争可能对我国环境质量改善产生极为不利的影响。

对此《建议》称应充分论证垃圾发电的环境效益和社会效益研究差异化补贴方式平衡不同区域项目盈利水平。

财政部回复表示2016-2019年中央财政共拨付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补助资金超过3000亿元其中用于生物质发电(含垃圾发电项目)378亿元占比为12%。但是,运输温度记录仪“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补贴政策属于能源政策设立目的是解决能源结构问题而非环保政策;在生态环境保护领域中央层面有专门的政策和支出途径近年来中央财政支出力度都是不断增大的”。介于垃圾发电项目效率低、生态环境效益欠佳等情况“将逐步减少新增项目纳入补贴范围的比例”下一步拟对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补助政策进行调整放开目录管理由电网企业直接确认符合补贴要求的项目及对应补贴金额。

“生态环境效益欠佳”争议最大

“对于项目效率低的判断十分精准。生态环境效益欠佳的结论我明确反对。”中华环保联合会废弃物发电专委会秘书长郭云高告诉记者协会以“意见函”的形式已于10月23日向财政部发去反馈意见。

郭云高表示垃圾发电项目的建设初衷在于解决处置问题而不是传统意义上利用燃料发电。相比发电效益其环保、社会价值更甚。对于“项目效率低”的判断恰恰说明能源效益本来就不是垃圾发电的主要贡献要求其与风电、光伏发电项目一样提高发电效率、降低成本逐步降低对可再生能源电价补贴政策支持是难以实现的。

“在传统填埋、堆肥等方式难以为继的情况下垃圾发电已成为能够大规模、连续性处置垃圾的主要手段生态环境效益不是欠佳而是在环保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郭云高认为贸然退补甚至可能传递错误信号让不了解的人误以为焚烧不再是国家鼓励支持的处理手段与现有产业政策冲突。

E20环境平台固废产业研究中心负责人潘功进一步表示与电厂用煤相比垃圾发电烧的是废弃物。参照环保、效率等指标将二者放在一起直接对比并不公平。“补贴退出与否不仅是看垃圾发电产业自身发展而要结合垃圾处置的整体现状。在处置缺口较大、能力尚未完善的情况下我认为现在退补为时过早。”

不过也有部分人士支持退补。一位未具名的专家坦言,时代维氏硬度计生活垃圾中虽含有大量生物质但受到厨余组分高、含水率高和热值低等影响与生物质、乃至可再生能源发电不能完全等同将其简单纳入可再生能源发电范畴全额补贴的做法本就牵强。

磐之石环境与能源中心的一份研究报告还提出部分垃圾发电项目通过掺烧化石能源、骗取可再生能源补贴。相关部门虽已展开管理、遏制但并未从根本解决上述问题这样一来也有悖于补贴政策的初衷。

精准投资、精益生产是趋势

记者不完全统计发现在近期垃圾分类新政的推动下垃圾发电项目正在迎来发展“小高潮”。目前全国在建、拟建的垃圾发电项目已超400个若按“十三五”规划目标计算这些项目将在今明两年迎来集中落地。面对退补信号不止一家企业负责人坦露担忧。

“电价补贴是项目投资回报的重要部分取消将对处于筹备和建设期的项目产生较大影响甚至导致资金链断裂。因为企业在决定投资项目时投资回报测算均包含电价补贴。”一位国内主要垃圾发电企业的负责人表示。

潘功也称由于垃圾处置的实际需求量较大不少项目已处于超负荷运营的状态退补难免给企业造成影响。“一旦真的退补企业除了强化管理进一步降低成本还可与地方政府协商通过提高垃圾处理费的方式填补一部分损失。此外垃圾分类政策若能推行好从前端加强处理还可在一定程度上提高焚烧热值烧的越多、企业收益越高。”

结合垃圾发电项目的“重资产”属性中国节能环保集团有限公司总经济师郑朝晖表示独特的公益价值决定了项目收益水平有明显天花板。只有不断提升管理水平才能克服政策边际、环境边际、成本边际与收益边际带来的挑战。“垃圾发电行业正由拼规模走向拼质量粗放型企业的生存空间将越来越小精准投资、精益生产是趋势所在。”

潘功还提醒根据现状判断补贴或将不会直接取消更可能由中央下放到地方补贴。“尽管没有直接退补但介于地方财政的支付能力补贴支付周期可能被延长期间同样面临很多不确定因素。对此企业同样要做好准备。